反腐败的经济效应之争

全屏阅读

2016-04-01 18:04:12 作者: 所属分类:成果展示 阅读:556 评论:反腐败的经济效应之争已关闭评论

标签:

作者:黎友焕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不断加大反腐败力度,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八项规定”等高压反腐败方式和渠道的落实,反腐败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效。据统计,截至2015年3月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纪律审查栏目已公布的腐败案件累计近700起,其中42名省部级以上官员被查处。这一场严苛的反腐败风暴备受国内外的关注,赢得广大社会大众的坚决拥护。当前,“拍蝇打虎”式的反腐败风暴将持续并进一步深入,官场生态逐渐步入新常态。与此同时,反腐败的经济效应之争也在发酵。

反腐败的经济效应

近年来,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63.6万亿元,增速继续放缓,同比增长7.4%,创下了1990年以来的新低。然而,社会部分人则将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归咎于中央重拳反腐败的“副作用”,社会充斥着诸如“反腐败影响经济”、“官员不作为”、“腐败是经济发展的润滑剂”等各种论调。同时,社会上也出现了一些新的现象:一方面,在反腐败过程中,诸如餐饮、娱乐、烟酒、房地产、旅游业等行业或企业确实受到一定的冲击,导致消费需求萎缩,尤其是长期依靠政务消费拉动的高端消费品的销售更是出现明显“降温”,间接影响经济增长;另一方面,高压反腐败使得干部官员做起事来畏首畏尾、不敢创新和尝试,延迟或不推动相关项目建设,出现明哲保身、为官不为的局面,严重影响经济建设的开展。

不可否认,高压反腐败具有一定的成本,在短期内会对经济造成影响,但是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首先,反腐败会直接倒逼遭受严重冲击的行业或企业进行重新定位,尤其是高端消费品行业或企业,改变以往违反市场经济发展规律的畸形竞争局面,转变“傍官”拉动消费的发展路径,根据真实的市场供需关系,重新调整产业发展战略,促进行业或企业的转型升级和持续健康发展。其次,尽管反腐败对社会上某些行业造成冲击,但是相对整个庞大的国民经济体系,反腐败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微乎其微。事实上,以“傍官经济”为主导的腐败经济带来的经济发展是一种虚假的繁荣,以损害政府公信力、牺牲纳税人利益,挤占社会大众福利为代价助推经济的增长,无异于饮鸩止渴,充其量是经济增长的“水分”或“泡沫”。从这一角度而言,中央持续高压反腐败,坚决挤出经济增长“水分”或“泡沫”,有助于推动健康经济体系的建设。再次,随着“一带一路”、区域开发开放、各项体制改革深入推进以及自贸区试点等战略的提出和实践,良好的营商环境是上述战略取得成功的重要前提。高压反腐败在一定程度上肃清了权力寻租、利益输送等乱象,有助于公平、健康、高效营商环境的构建,形成新的增长红利,减少经济下行的压力。最后,高压反腐败对干部队伍内部的清理整顿,难免会造成少数官员的惶恐不安,但是不至于导致为官不为,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些干部官员的思想认识必定存在误区,更有必要进行整治。

毋庸置疑,高压反腐败能够促进公正廉洁的政治氛围的形成,最终为经济长期发展提供天然屏障。广东即是一大典型案例。作为厅局级以上官员腐败被查最多的省份,广东2014年广东GDP总量达6.8万亿元,连续26年位居全国第一,人均GDP首次超过1万美元。事实证明,反腐败虽然短期内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和消费,但对经济长期发展的影响远远利大于弊。

关于腐败与经济发展关系的理论研究发展至今,也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反腐败会阻止经济的发展。目前学术界基本形成一个较为科学合理的共识,认为腐败具有资源配置的功能,在腐败初期,对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腐败达到一定程度后,则会阻碍经济的发展,带来诸如资源浪费、社会福利损失等危害。也有不少学者认为导致腐败的重要原因之一是反腐败机制的缺失或无效。

世界不少发达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经验也表明,反腐败有助于改善经济结构和完善市场体制,有助于提高经济质量和经济效率,有助于实现经济转型和改革,最终保障经济的长远健康发展。其中,美国、新加坡、香港等经验就是明证。其中,20世纪50年代新加坡的贪污腐败现象相当严重,为了遏制腐败之风,新加坡政府通过加强廉政制度建设、完善反腐败机构的设置、加强对公务员的监管、确定人民群众的监督主体地位等一系列措施整治腐败,在1960年~1990年的30年间,新加坡的实际GDP增长了11倍,一跃成为高效清廉的发展中国家。新加坡的反腐败之路再次验证了公正廉洁的政治环境有利于经济的持续高速增长。

腐败是一大毒瘤,腐败之祸猛于虎,如果不能有效抑制腐败行为,切断腐败源头,将严重影响经济发展。也不少国家和地区发展过程的失败经验为世界其他国家敲响警钟,如由于腐败严重,菲律宾、马来西亚、阿根廷等国家的经济发展举步维艰。最近几年,印度相继爆发了覆盖电信、房地产、矿产、金融等产业领域的腐败大案,印度政府由此掀起了反腐败风暴,但是受行政主导体制不完善等因素影响,反腐败机制失效,进而演化成为一场政坛斗争,导致诸如移动通讯、钢铁、采掘等不少支柱产业受到剧烈冲击,印度的许多国民经济发展计划也被迫搁置,国内外投资者的信心大受打击,许多投资者纷纷撤离印度市场,严重影响印度整体经济的发展。

高压反腐任重道远

经济的持续稳健发展是适应中国新常态的应有之道,而经济增长速度放缓则是经济新常态的必经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关键时期,经济的长远健康发展有赖于国家现代治理体系的完善和治理能力的提高,而高压反腐败是实现法治化、促进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因此,以反腐败带动经济发展,以经济发展促进反腐败,实现高压反腐与经济发展并辔而行是适应中国国情做出的战略部署,是顺应时代要求作出的理性选择,是应对持续发展的长远之计。

然而,反腐败斗争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多方的利益相关者。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八届三次会议上指出“全党同志要深刻认识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如何有效地进行反腐败是中国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需要迫切解决的战略难题。

第一,加强现代市场体制建设。腐败的根源在于权力滥用。为了从源头遏制腐败,应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逐步替代以政府特权配置资源的行政手段。但是,在加强现代市场体系建设的同时,还应注意市场法制的建设,以有效监督市场,防范过度市场化和自由化。

第二,完善公务员制度建设。一方面,严格厘清并规定各级别、各职位的职责权限,提高权力行使的透明度和增强各级监督的有效性,并建立行政问责和责任追究制度,消灭腐败的灰色地带;另一方面,调整公务员的薪酬制度,通过提高公务员的薪酬待遇,健全公务员奖励机制,改革绩效考核机制,从而达到养廉的目的,不仅有利于减少腐败,而且有利于提高行政效率。

第三,强化反腐败机制。除了要进一步完善反腐败法律法规建设,借鉴新加坡等国家制定专门的反腐败法外,还需进一步完善现有的反腐败工作制度和机制,例如赋予各级巡视组在巡视过程中的初核权,改变只具了解权、不具调查权的局面,以提高反腐败的效率和效果。此外,还应完善举报制度建设,比如完善网络举报受理机制以及保护举报人的制度建设等。

第四,加强意识形态教育和社会舆论引导。通过建立正确的社会道德规范、借助电视、报纸、网络等媒体加强廉政教育和法治教育,以强化廉洁和法治意识,提高社会的反腐倡廉意识。同时,加强社会舆论引导,尤其要加强网络平台舆论监督,以防范有关反腐败的网络谣言和不实报道,避免混淆视听,阻滞反腐败的持续进行。
(作者:黎友焕   经济学博士,广东省社会科学综合研究开发中心主任、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责任评估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文阅读下载:《广东党风》2015年第四期P26-27

作者联系方式:
联系地址:广州市天河北路369号广东省社会科学院2号楼402房,510610
联系电话:13318869512
邮箱:chinagds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