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2012—2013年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分析报告 –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责任评估与研究中心

第四章2012—2013年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分析报告

全屏阅读

2015-05-25 10:05:10 作者: 所属分类:《中国社会责任蓝皮书(2012-2013)》 阅读:1815 评论:第四章2012—2013年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分析报告已关闭评论

标签:

摘要:2012年以来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的履行与构建较以前有了较大进展,出现了诸多新特征、新问题、新趋势,同时我国的学者对该领域的研究也随着实践的变动而更加深入。2012—2013年,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的主要新动向为:宏观层面上,我国加大了对ISO 26000等新标准的引介与传播,并试图通过国内立法实现对在华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约束与敦促;中观层面上,在华跨国公司对社会责任的双重标准态度和行为仍大量存在,但其发展潜力与势头不容置疑;微观层面上,在华跨国公司根据利己心以及自身战略需求,选择是否披露社会责任信息,或披露的途径、程度和操作方法。总之,我国应正确引导在华跨国公司认真履行社会责任,从各个层面加大企业社会责任建设的力度。

关键词:跨国公司;社会责任;双重标准;信息披露;国内立法

AbstractSocial responsibility implementation of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in China has made greater progress than before since 2012. There has been a lot of new features, new issues and new trends, while Chinese scholars has also made more in-depth researches in this field. From 2012 to 2013, there are lots of new trends of multinationals’ social responsibility practice: at the macro level, our country has increased efforts in introducing the new standard ISO 26000 and tried to promote multinationals’ social responsibility practice through domestic legislation; at the middle level, CSR double standard still largely exist in multinationals’ acts, but it is possible to improve their CSR practice; at the micro level, according to self-interest principle and enterprise strategy, multinationals can choose whether to disclose CSR information or not and which way to disclose. In conclusion, we should take more measures to promote the CSR practice of transnational corporations at all levels.

Keywordsmultinationals; CSR; double standard; information disclosure; domestic legislation

 

自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国际金融危机以来,2011年世界经济进入不平衡发展的大变革、大调整时代,经济复苏显现出了一定的艰难性、反复性和非对称性。同时,国内民众对企业社会责任,尤其对外商投资企业以及涉华跨国公司的社会责任履行情况的关注度明显增强,国内理论界对就企业社会责任立法的呼声也逐渐加大。在这一背景下,跨国公司也意识到了以更大的广度、更强的力度来履行社会责任,是取得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条件。同时,随着理论研究的纵深发展,以及企业在经济危机中的逆境,已经初步探索出了社会责任绩效同财务绩效的协调途径,也就是说跨国公司以最优的路径(利润最大化)来完成社会责任的能力也日臻增强。因此,2012—2013年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履行状况有了极大的提高和进展。无论从企业社会责任报告的发布,还是企业社会责任的主动承担,抑或是经济社会影响,都表现出了显著的改善趋势。但不可否认的是,跨国公司在华社会责任履行状况还在各个层面存在一定问题,应当通过理论探讨、媒体监督以及立法、执法等多重途径来解决,同时也应当引起相关跨国公司的自我反省和加强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