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迈向完“善”之路,“善商业”成就社会责任 –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社会责任评估与研究中心

中国企业迈向完“善”之路,“善商业”成就社会责任

全屏阅读

2017-12-11 16:12:28 作者: 所属分类:热点新闻 阅读:373 评论:中国企业迈向完“善”之路,“善商业”成就社会责任已关闭评论

标签:

作为媒体,第一财经看到了将 CSR 作为桥梁,实现企业跟社会之间衔接的新势能。2010年,第一财经发布全球首个“仁商”标准,并将其作为“第一财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榜”评选的核心内涵及核心标准。

今年,第一财经践行善商业理念,集结各路商学研等嘉宾展开了一场关于CSR和“善商业”理念的头脑风暴,旨在深入探寻企业CSR的创新发展之路,全景式呈现CSR创新的新境界和新图景,寻找本年度的仁商典范。

636485351672815287

搭建“善商业”桥梁助推CSR的迭代

CSR即企业社会责任,是全球化的产物,指企业在创造利润,对股东负责的同时,还应承担起对劳动者、消费者、环境、社区等利益相关方的责任,核心是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还包括不歧视、不使用童工,不使用强迫性劳动,安全卫生工作环境和制度等。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时,中国的企业走在前面,担当起了社会责任,为了传播这样的正向能量,第一财经在当年发起了这个评选。”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 CEO周健工说。

周健工指出,企业社会责任的理念与实践因为受到资本技术和全球化的推动与影响,正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企业在强调社会性,也在重新审视企业社会责任与企业的核心价值观和企业的核心业务更紧密地结合,两者互相促进,更加重视技术创造新的企业社会责任的可能。

历经十年,第一财经一直秉持客观公正的评选标准,获得上千家企业社会责任问卷的形式,面对面访问企业数百家,见证了许多企业从接触企业社会责任的理念到将企业社会责任战略作为公司发展的核心历程,也参与了从单一模式到全面建立企业社会责任的全过程。

周健工认为,“善商业”至少应具备:主动性和自发性、战略性和系统性、内生性和外联性、可持续和可传承性、关联性和创新性。这意味着企业应主动和自发地承担社会责任;CSR 战略应作为企业的核心战略内容,并系统性开展;CSR 战略应内生于企业内部,同时影响及联动利益相关方;企业 CSR 战略和实践应可持续、可传承;企业 CSR 战略应与自身主营业务、技术、产品或服务相关联,且能与时俱进、创新升级。

他举例说,例如盖茨金融投资了教育和全面的金融服务,在创造效益的同时也为商业企业的发展注入了活力。新的技术手段的教育、交通、医疗与精准服务等保护方面也在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蚂蚁金服在蚂蚁森林上的实践,充分体现技术手段在商业与社会责任的充分融合。通过智能化的硬件产品,手机消除了残障人士获得信息的鸿沟。一些手机厂商希望为视觉、听觉障碍人士提供更加健全的功能,推出了残障人士的辅助软件,比如苹果公司将一些视频转换成残障人士也可以阅读的文字形式。

总有人尝试让商业变得更柔软、更有温度。把商业和责任结合起来,中国企业家正是在这个目标下不断地向前探索、创新。公益思维也成为互联网思维的一部分,互联网正在帮助我们更加敏捷地应对社会问题。

“2017年,我们谈到更多的中国企业正在成立自己的基金会,也有更多的企业家更加深入地承担经济责任与社会责任,中国的企业家不断寻找新的模式、新的做法,为全球的企业家树立了标杆。今天中国的企业家也在尝试与他们同步创造新的模式,新的做法。正如他们在商业领域进行的各种各样的探索和实践。”周健工说。

“各行业的专业职能与核心业务不同,所面对的重大环社风险不一,最适合的CSR项目也有差别。换言之,从组织策略角度看,只有组织独特的CSR项目,没有普遍适用的CSR项目。”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金融学博士邱慈观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还从“整合的善”角度畅谈了善商业的核心理念和未来发展,指出善的力量使企业会有更多的发展和创新。

“善商业”应运用公益金融

在深圳市创新企业社会责任促进中心副主任曾亚琳看来,应该把公益当做一个产业来看,就像看待金融业、制造业、服装业一样,这个行业首先是有产值的,而且有上下游生态链,“中间的社会企业是我们最看好、最具活力、最可持续的组织。促进这类组织的可持续发展,需要从产业跟生态上进行扶持”。

“在过去的五年,我们所有的项目都在围绕一个核心展开,就是解决我们社会问题。或者说,推动公益行业发展的根本力量,实际上是一种公益金融化和公益产业化的方式。”曾亚琳在论坛中说。

她举例解释道:“中国公益自从2008年汶川地震以来公益总量是在1000亿元人民币左右,而美国是在3733亿美元,中国的人口比美国要多好几倍,但是中间的捐赠爱心仍相差了20倍,这中间20倍的差距正是天使轮的IPO的差距,实际上中国的公益行业,正处在种子轮或者天使轮的阶段,美国的公益正是运用了金融化的金融介入,产业化、规模化的手段,才使得种子轮走向IPO。”

在她看来,公益资本,或者社会影响力投资资本的链条可以分成四个类型,有纯公益资本,也有社会影响力投资资本,追求社会回报的同时要求有一定的经济效益,第三个是社会引导资金,第四个是商业风投资金。以往,这四类的资金分别行动,没有交叉和融合。这也是为什么企业基金会会发现很多的企业跟基金会,包括社会投资机构都在做非常相似的事情。他们在一个行业里投入了非常多的资源,但是并没有整合资源,也没有高效率地投放在这个行业或者产业。

“实际上,我们现在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是商业模式。售卖情怀和公益并不是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所以公益组织在商业模式管理、品牌、人力资源、财务的支持方面都需要赋能。”曾亚琳说。

出席2017第一财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高峰论坛的上海交通大学第三部门研究中心副主任卢永彬也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社会企业家这一条道路必须不断持续创新,就跟一般的企业组织一样,有组织发展周期的,如果到下一个瓶颈你没办法继续创新,你就会离开,就会逐渐淡出市场。”

他还特别指出,社会问题的解决首先需要足够接地气,否则不会被信服。其次是要专业,企业能够拿出手的产品或模式,需要任何一个人听到这个产品,只要有需求就会想对接就想买,就想参与就想投入。

此外,他还表示社会企业家必须有高度的跨界协作的能力,因为企业要解决的是政府或纯粹的商业组织、纯粹的慈善公益组织,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同时,企业或企业家的视野能够不断地连接跨界信息,现在慈善组织相关的管理暂行办法已经在修改,包括慈善信托、民政信托等也在积极参与,如何和成熟的公益金融组织相关的法律法规对接。

未来,企业有机会超越道德,在商业、政治布局不充分、不平衡的地方能够继续创新、继续探索,与企业家精神不断地创新与发展企业社会责任的边界,为社会提供更多的带有公益性的不仅仅解决商业痛点,也解决社会痛点的产品与服务。

上海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思劼在“善商业”论坛当天透露,2018年起,第一财经·中国企业社会责任榜项目将在传播平台和影响力建设方面进行提升,并将持续推进榜单区域化、行业化细分,以期发挥出更大的平台优势和聚合效应。

来源:第一财经APP公司吕进玉2017-12-10 20:51